当前位置 >> 江西广播网 > 我爱问江广 >

幸福离我有多远? ——农村光棍贫困户艰难脱贫

radio.jxntv.cn 2017-05-23 16:25 来源:江西广播网 编辑:黄通轩

 

 
提 要

没房没老婆,孤单过生活。农村光棍贫困户如何脱贫?周一早上7点半播出《爱问:幸福离我有多远?》。

 

 

  不知不觉,爱问记者柯一航在遂川县高坪镇桃洞村的精准扶贫驻村调研采访就要结束了。昨天,在偏远的桃洞村,他和村里的光棍贫困户们度过了一个寂静的520。



扶贫爱心屋


  桃洞村不大,273户1062人,建档立卡贫困户80户261人,其中不少贫困户是光棍。有些是60岁以上的老人,无儿无女,丧失了基本的劳动能力,由政府兜底,持蓝卡生活在扶贫爱心屋里。


  还有一些持红卡的光棍贫困户,他们与那些五保户老人相比,有着一定的劳动能力,这部分人是扶贫工作的重点帮扶对象。


  李园昌是爱问记者蹲点时认识的桃洞村第一个光棍贫困户,今年54岁,和同样是光棍的弟弟李长根一块儿生活。


李园昌的新房子


  初见李园昌,是在他新建的一层楼房前面,紧挨马路,临河而建。


  李园昌不太爱说话,有些结巴。记者问起他以前的老房子,他还是断断续续地吐露了一些。说起久在病床的父母,一切都得他照顾;说起老房子在深山里,每天就是种田、砍柴。

 

 

 

“(努力找过老婆吗?)找是找过,家里穷。(当时心里难过吗?)肯定难过,家里又穷,交通又不方便。”

 

  记者注意到,在新房旁边,有五颗绿色的植物,正方形、三角形,还有葫芦形,明显经过修剪的样子。

 

 

“(这个叫什么?)这个叫千年矮。(我看剪的蛮漂亮的,种了多久啊?)种了好多年,大概二三十年。”

 

李园昌的千年矮


  李园昌脸上露出憨憨的笑容,记者忽然明白了,这些千年矮就是他过去那么多年的伴,也是他生活中的唯一乐趣。

 

 

 

“(当时怎么想剪成这种形状?)这个稍微难一些,想它好看一些。(这个是不是给你带来好大乐趣?)是。有时间就把它修剪一下。(生活以这个伴?)可以这么说。”

 

  说起怎么从山下搬下来的,李园昌有些不好意思地沉默了。


  去年,镇村干部动员他盖个新房,他说房子还能住人,钱也不够,不想搬。


 

 

桃洞村驻村第一书记卢衍雄:“我们给他讲了政策,自己找块地方,搬下来,我们争取搬迁的指标,2万块钱一个人的指标,2个人,4万块钱,做一个层没有问题,又说给他十吨水泥,免费送给他,他就下定决心,一定做房子。”

 

李园昌的老房子

 

  卢书记说,李园昌这类贫困户,住在深山里,一个人孤独地生活,养成了得过且过的习惯,需要政府推一把。


 

 

“一进他家里,很干净很整洁,对生活有点追求,他属于我们政府推一把,他就会动心。”

 

  去年12月,李园昌搬进了新房子里。


 

 

“两间。这是我弟弟的,我在下面一层。(旁边是谁住呢?)这里没人住。(你住下面是吗?)是啊。(为什么不住上面呢?)上面要放点东西。”

 

  记者有些无语,李园昌从山下搬了下来,却没有搬进新房。所谓的下面一层,就是支撑地基平整而拱起来的一个空间。走进这个狭窄的空间,一张铺板架在最里面。


 

 

“(冬天也在这住?)嗯。(冷吧?)有点冷,有点潮。”

 

李园昌和泥砌墙

 

  一周之后,正好是5月20号,记者再次来到李园昌的家。他正忙着砌墙。


 

 

“(在做什么啊?)砌那个墙,把它堵起来,想放点东西,我就搬到上面去睡觉。(准备第二层吗?)准备建上面一层。”

 

门口堆着砖-李园昌两兄弟今年准备加层


  干完了家里的事情,眼看离太阳下山还有点时间,李园昌说,要去茶叶地里看一看。茶叶地在他老房子的周边。李园昌拿把锄头就上山去了,记者也跟着想看一看他的茶叶苗管理得怎么样。毕竟,茶叶长得好的话,将来一亩可以赚到7000块钱。对于没有什么技能的李园昌来说,这可是他未来的收入的重头。

 

  一到茶叶地,李园昌就挥起锄头。他一如就往地显得没有精神,但是锄得很认真。


 

 

“(经常过来除草吗?)经常过来除草。(茶叶苗长得不错啊!)还差不多!(现在干活有劲,有了房子!)肯定有劲啊!(几亩地?)三四亩。(未来靠这个茶叶有希望吗?)肯定有啊!(接下来还有什么打算啊?)就是想找个媳妇。”

 

 

去李新华家,三根木头钉起的小桥,走在上面重心不稳

 

  在离李园昌家的不远处,也有一对光棍兄——李华明和李新华,还都是80后。经过一座只有3根木头钉起来的小桥,再爬上一段陡坡,就到了兄弟俩的家。哥哥李华明去赣州大余打工了,弟弟李新华独自和母亲在家生活。家里有一条黄狗,叫个不停。李新华呆呆地将扶贫干部和记者迎进屋坐下。如果不是问话,他几乎不说话,即使回答,也是一两声,极少有一个超过十个字的句子。


 

 

“(你这个手怎么回事?)5岁的时候丢到窝里。(左手张不开?)张不开。”

 

  李新华5岁时从楼梯上摔到滚烫的锅里,左手手指被开水烫伤,导致四个手指卷曲在一起,只有大拇指还能单独活动,现在一般的活还是能干。在记者到来之前,李新华还到明坑帮人浇楼。


 

 

“(今天挣了多少钱?)今天挣了110。(也蛮辛苦哟)一般。”

 

  2006年,李新华的大哥去世,大嫂改嫁,留下一名孤儿。7岁的侄儿随奶奶由李华明、李新华抚养。那一年,李华明26岁,李新华23岁。


  从大哥去世到现在,已经11年了。小学学历,脑子不灵活,单靠卖力气,在这人多地少的山沟沟里讨生活,艰难;还得赡养老人、抚养孤儿,更是不易。


  李新华说,18岁的侄儿在吉安市读中专技校,每年学费生活费要1万多元;老母亲干不了重活,会呕血,每年看病最少要花三四千元。


 

 

“(一年这么点钱,全部给侄子花了?)是啊。(你的侄子懂事吗?)懂事,还算懂事。”

 

  看得出来,李新华挺疼他的侄儿。


 

李新华的老房子

 

  这一次走访,镇村干部动员兄弟俩盖个新房。


 

 

“(你那个房子有什么想法?移民搬迁,像你这个房子可以移下去,你家里有3个人,再加上你哥哥的侄子,4个人,就有8万块钱,再加上安居工程的补助,一万八,这个九万块完全可以做一栋房子。有没有这个想法?)想法是有。”

 

  几天后,记者跟随着帮扶干部刘凡华,在梯田上找到了李新华。


 

 

“(你那个移民补助的建房的,土管所看了,不是基本农田,你可以去做。但是,你那个移民的那块,等移民办的那个人过来核实一下,看能不能批到移民补助。)好。(愿意做吗?)愿是愿意。”

 

  刘凡华告诉记者,有了新房子,这些光棍贫困户才有奋斗的动力。


 

 

“贫困户就是房子问题,房子建不起来,怎么脱贫。安居乐业,先安居。房子是很必要的。人家有想法,自己挑砖也把房子建起来。”

 

  李新华说,明年,侄儿就能毕业了,家里情况会好一点。村里还聘了他当护林员,每月有750元收入。紧打紧算,做一个房子还是大有希望。


 

李新华新房的选址

 

  这些天,李新华也一直在努力地打着零工,因为他明白,马上就要建新房,政府帮扶一些,还需要自己更加努力一把。


 

 

“准备栽秧、插秧。(我看到别人都插了,你的是不是晚了几天啊)是啊。(不耽误?)几天不耽误。(这几天挺忙的)是啊。(前几天在做什么)浇了几天的楼。(在努力赚钱)是,在努力赚钱。”

 

  我们祝福他早日建好新房,也早日成家。


 

 

“(先建个房子,建好了房子,找老婆就更容易啦,是不是?)是。”

 

  刚刚过去的520,外面的世界爱如潮水,汹涌泛滥;但桃洞村里风平浪静,甚至冷冷清清。对于李园昌、李新华这些光棍贫困户们来说,他们并不知道520网络情人节,也无暇顾及。但深居大山和贫穷之中的他们也和我们一样,憧憬着未来和远方,愿意为了好日子努力去打拼一把。希望新房子建起来之后,他们也能顺利地娶妻生子,过上幸福生活!